收藏本站 法网导航   263邮箱   新浪邮箱  
 典型案例
北京鸿蒙公司及何国辉等涉嫌组织传销、诈骗案
时间:2015/2/10 16:04:41来源:本网点击:5432

 

关于北京鸿蒙网科技有限公司及何国辉等几人涉嫌组织、领导

传销活动罪或诈骗罪案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于2012年6月接受委托,邀请王保树、冯军、周光权、于志刚等商法学、行政法学、刑法学专家与中心专业人员一起,对本案所涉法律问题进行了研究,经分析论证,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认定鸿蒙公司涉嫌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该公司的运营营销也并未涉嫌构成其他犯罪。2014年9月19日,该案历经三年多时间,在一审三次庭审后,湖南省祁东县检察院申请撤回了起诉。

案情简介

北京鸿蒙网科技有限公司与共享鸿云(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均系河北鸿蒙广告发展有限公司子公司(以下统称为鸿蒙公司),共同负责运营云计算应用服务。该技术属于无限分层和信息遗传实现多维分类集群创建方法的专利技术(发明专利号:201010264673),是以应用为目的,将大量的硬件和软件按一定的结构体系连接起来,并随需求的变化不断调整结构体系而建立的内耗最小,功效最大的资源集合。

鸿蒙公司的云平台运营推广模式是根据其专利技术的特性,按照我国行政区划(中国、省、地、县、乡镇五级),在各行政区域内选择唯一一个法人作为服务商签约,每个行政区域建立一个网上经营云平台。鸿蒙公司中国市场推广营销设计为三个阶段,包括渠道建设阶段、销售阶段和续期服务阶段。渠道建设阶段(推广阶段),推广费用主要是由服务商自筹。

根据鸿蒙公司与各级服务商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服务商应向鸿蒙公司缴纳经营保证金。各级服务商均是与鸿蒙公司建立合作利益分配关系。鸿蒙公司直接管理到最底层,各级服务商为其辖区提供服务,鸿蒙公司给付服务费,与其他人没有关系,以合同约定服务区域大小而定,且各级服务商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区域销售。

20111130日,衡阳市工商局对鸿蒙公司进行了搜查。2011122日,衡阳市工商局将召开服务商推广会的湖南运营中心总经理丁立刚,衡阳负责人雷猛等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移送至衡阳市公安局。

咨询中心组织专家出具的法律意见(节选)

一、我国《刑法》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本质特征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行为。

由上述规定可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本质特征是:推销商品、提供服务是假,利用“拉人头”、“收取入门费”的传销行为来骗取财物是真。由此可见,是否“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是成立本罪的关键。

二、鸿蒙公司营销推广模式的基本情况

本案中,鸿蒙公司的云平台运营推广模式是根据其专利技术的特性,按照我国行政区划习惯(中国、省、地、县、乡镇五级),在各行政区域内选择唯一一个法人作为服务商签约,每个行政区域建立一个网上经营云平台,此平台具有本区域产品的最高网络权限,直接售出后交给终端客户,与上下级无关,且区域服务商与终端客户另立服务协议。

鸿蒙公司中国市场推广营销设计为三个阶段,包括渠道建设阶段、销售阶段和续期服务阶段。现处于第一阶段,部分地区进入了第二阶段。

在渠道建设阶段(推广阶段),推广费用主要是由服务商自筹。由于广大农村地区推广难度大,推广风险高,在众多服务商的要求下,鸿蒙公司决定按乡镇数补贴2000元人民币推广费。该推广费统一进行预算,主要用于普及宣传、培训、购置设备、会务、交通、制作网页等。此费用专款专用,实报实销,由鸿蒙公司统一计划下拨。该推广费是为了降低地区经营者的风险,至今很多地区未申请过此项补贴。

鸿蒙公司与各级服务商签订的合作协议约定,服务商应向鸿蒙公司缴纳经营保证金。如推广服务商在推广阶段不违法违规,保证金就转为预存款,充当为终端用户付费的资金,即鸿蒙公司不直接收取终端用户的费用,而是从服务商预存账号扣除应缴纳的各类售出产品的费用,且保证金不用于购买各级任务。在合同中,并未对该保证金的退赔设置任何障碍,实际中也发生了多起解除合同,无条件退赔保证金的事例。

在销售阶段,服务商手中的产品有:区域门户网络一个,行业门户网络99个,企业云网站无数,商城1个,生意通1个,信用评价1个,鸿蒙通1个。根据委托人提供的材料显示,加盟服务商的利润来源于:网上授权销售一套建站系统收益400元人民币(全国统一定价960元人民币/套);推广服务商管辖区域的用户,根据用户数量给予一定的服务费,按年度拔付;销售门户网站的收益(每个推广商销售数量100个,按定价表出售);自营门户网站收益全部归推广商;其它产品专营权权益。

在续期服务阶段,鸿蒙公司设计开发了网上服务费拨付标准,即以云网站的基数960元人民币/站、每年续费360元人民币,给大区4.1%、省6.3%,地4.2%、县15.6%、乡镇4.1%。该服务费按一定比例拨付给服务商,并无固定的上下线关系,既不是以服务商数量计酬,也不是以乡镇服务商销售业绩计算,而是按辖区内服务终端用户计算。

各级服务商均是与鸿蒙公司建立合作利益分配关系。鸿蒙公司直接管理到最底层,各级服务商为其辖区提供服务,鸿蒙公司给付服务费,与其他人没有关系,以合同约定服务区域大小而定,且各级服务商可以在全国任何一个区域销售。

三、鸿蒙公司的营销推广模式并无证据证明存在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行为

首先,鸿蒙公司鼓励各级服务商发展行政区划内乡镇级服务商,并提供相应的推广费,这种推广经营模式是为了进一步拓展市场,是从最终的用户购买产品的利润中提前支付给各级服务商的推广报酬,是各级服务商推广公司产品的应得合法劳动收入。该公司为了最终得到用户购买产品的利润而鼓励各级服务商以发展代理商至每一乡镇为止的形式推广公司产品并未骗取任何人的财物,也没有扰乱市场秩序。

其次,鸿蒙公司根据与服务商签订的《技术推广及服务合同》收取保证金,该保证金后期转变为预存款,这是民事主体之间自愿的合同行为。对于保证金的退赔并未设置任何限制,实际运行中也无条件地退赔给了解除合同的服务商,从侧面说明该公司并不是想通过收取下线入门费的方式维持运转。据委托人介绍,鸿蒙公司收取的保证金一直在公司的帐上,记帐正规,财务帐目清楚,并未挪作他用,也没有任何推荐人的利润分成,这也从侧面说明该公司收取保证金是为了进一步合法运营公司业务,而非获取非法利益,其主观上不具有通过收取入门费骗取财物的目的。

最后,鸿蒙公司依据互联网行业规则将最终网站用户提供的购置费和后期续费留存部分后,按照不同标准拨付给各级服务商,作为该服务商建立平台的维护和管理费用。该行为是否存在骗取钱财,扰乱市场经济秩序的行为,主要决定于各级服务商是否确实如公司所主张的那样,要为其下属服务商销售出去的网站提供长期的技术管理和服务。如果公司所说属实,则难以认定该行为存在骗取钱财的目的。

四、根据现有证据无法证明鸿蒙公司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认为,鸿蒙公司运营营销模式主观上没有谋取非法利益的动机和故意,客观上也只是从合法经营的利润中在合同双方之间分配,并未扰乱市场秩序,也未侵害任何单位和个人的合法财产,因此,鸿蒙公司的营销运营模式不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同样也无证据证明涉嫌构成其他犯罪。

有关部门从表面上、从鸿蒙公司的营销分利模式入手分析,认定其具备了“拉人头”、“收取入门费”传销行为的一些形式特征。但是,在本案中,尚无证据证明鸿蒙公司明知其销售的“云计算网络平台”以及相关产品不具有其宣称的商业价值,明显物非所值,更难以认定鸿蒙公司存在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行为,因此,本案难以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在侦查机关举证不足的情况下,认定鸿蒙公司构成犯罪,将阻碍市场经济的发展,损害企业的合法权益。

首页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中国法律咨询中心 版权所有©2008 - 2013 京ICP备08102696号
北京市海淀区皂君庙东路4号院中国法学会院内[100081] 电话:010-66173340  010-66122706  010-66525588-1524/1522